LILI YEAH

唯埋头苦干而已

在体面的死去之前
依然要不体面的活上几年
又是以泪洗面的日子
会活够25年么

往年这个时候都是都是心情最低谷
令人高兴的是 今年也不例外

口罩:

翻汤看到一张奇奇,玫瑰和黑豹修罗场的图,太带感了,但是不知道画手是谁,没法转,好想分享给你们看


http://theofficialrosstrangeshipper.tumblr.com/post/155682313784/i-have-come-back-for-you-everett-i-dont-know


大家可以去这个洋妞太太的汤看,她收集了很多奇异玫瑰图


想写文了……

世界不希望的想法

这感觉就像你突然被扔进一个游戏,进入了最差的门派,再怎么修炼技能却被系统限制在一个最普通的等级,找不到外挂,也不是人民币玩家。当你尝遍你这个等级所能尝过的所有乐趣,日子一天天变得无聊,毫无希望可言。你想退出,可你的家人朋友都在这里,离开这里等于失去了世界,其痛苦可想而知,更何况还有些小把戏确是你所眷恋的。那么注销账号呢?拥有新的角色?游戏应该会变得轻松愉快起来吧。
可惜,你没有被赋予注销的权利。
退出游戏也要高昂的成本。

普鹾科菲耶夫:

我认为,仅仅是我认为——每个人对生命的体悟是不同的。任何人的境遇相差得那么多,思维可以有千百万种,为什么你认为什么是甜美,什么就一定会甜美?

这挺让人疑惑的。

但这很美好,起码在我看来很美好。大家相信生命,相信人生,共同递出那一点儿光,乍一看还挺让人感动的。可大家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意识里所想不过这三种:

“抑郁症只是病,无论如何也不要选择去解释生命,劝一劝。”

“活着多么好,为什么要去死呢?”

“生命值得珍惜,也值得挽回。”

可“生命”这个东西,每个人应该做主他们自己的。不应该妄断其他生命个体的意义,或者认为自己所行皆善。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得过抑郁症,因为并没有诊断过什么东西。但我现在只相信自己能够活着——无论开心还是低沉,我还有力量能够活下去。活着从来都不可能全然地不受打击,不感受到绝望,这是不可能的。

你要怎么去感知那种真正的绝望?你要怎么去体会那样的痛苦和黑暗?你没法体会,所以不应该试图矫正别人的生命观。


“这个人就要杀死自己了,你怎么能不去试图挽回?”——我不是不试图去挽回。任何人都不希望看到一个好人的离去,任何人。但这种尊重,是种祝福也是种悲悯。没有任何一个人明白死亡是什么样子,就像没有任何一个抑郁症患者明白“活着”好在哪儿一样。曾经得过抑郁症却坚持了下来的人都非常的幸运,因为他们体尝过的要比常人多得多。我是真心地希望每个人都能有这样的自由:去感受,去坚持,去体尝。想选择什么就选择什么——包括离开。


病理学角度的抑郁症我是不太清楚,也不敢多说。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每个人的生命感受决定了关于这个人的一切。换句话说,如果他真是觉得生命再无意义,再无“甜美”和“酸涩”可言,在这一切之后仍然选择放弃,如果他决然地做出了这个选择,你要怎么能确定让他再坚持下去是一件好事儿?抑郁症是可以医治的,那如果无法医治成功呢?


  对于他人的生命我们都有悲悯,这是因为我们热爱和尊重这件神奇的东西。生命太神奇了,所以也太值得挽留了——但它终归不是你的私有物,也不能被普世价值观左右。

“活”永远都是自由的,“选择”也是。我以为“自由”是最重要、也最能体现生存的可贵之处的两个字。

徐若风@电影:

无问西东

★★

  • 清华大学的《太平轮》,尬情怀、甩正能量、强扯多线叙事,人物塑造步步踩空惨不忍睹,简直cosplay的连环车祸现场还开启无限模式。外腻内虚已不足以形容这部甚至算不上电影的作品,摄影、美术的精致与文本间根本无法揉捏调和起来。它只是配上画面的颂词宣讲,几段同命题的作文拼贴,把空洞复制上四遍。


why i say why

支持意味着暴露弱点
that is why i can‘t tell u